沈陽公交司機趙師傅,近日與兩位乘客發生衝突。結果好不晦氣,男乘客在公交車上小便,女的往自己臉上砸帶血的衛生巾。(12月27日《華商報》)
  公交車是中國社會的一隅。中國社會若以交通工具論,坐公交車的是一類,自駕上班的是一類,乘綠皮車的是一類,搭高鐵的是一類,坐飛機貴賓艙的又是一類。那麼坐公交的是哪類?這年頭,能坐地鐵自駕的,誰願擠又堵又亂的公交?想瞭解窮人社會,乘坐公交吧。
  可公交車並不太平。不是恐怖襲擊,就是讓座糾紛;不是撲街對罵,就是身體衝突。瓜子哥與西裝男的鬧劇餘煙未消,公交風雲又再上演。這次的主角,變成了司機和乘客。真是斯文掃地,在公共場所,居然當眾小便,還要用帶血的衛生巾把司機“搞臭”。全國人看過來,土豪看的嘖嘖稱奇,斯文人看的唏噓不已,可這樣的事件哪裡是鬧劇?分明映射了當今社會的一隅。
  前面說過,常以公交代步的,難與上層精英社會沾上邊。那麼公交車上的窮人社會又是哪種樣態?公交風雲為何屢屢上演?照我說,公交風雲映射了窮人焦慮。
  窮人嘛,就是尚未實現財務自由的人群。整天為生存奔波,上班路上還為老闆責難而糾結。再加上公交車又擠又亂,時不時堵上一段,焦慮加上焦慮,一來二去免不了把焦慮投射到公交行為上,挺小的事兒,到公交車上就成了大事。不是唾沫與拳腳齊飛,就是小便與衛生巾共舞。是否因為同樣的人群聚在一起,同樣的焦慮一同鬱結?
  公交車上的窮人焦慮還體現在,窮人對窮人一不講口德二不會手軟。都是擠公交的,彼此大差不差,本來更該互相憐憫,可卻屢屢上演全武行。而這正是社會現狀的投射。上層社會的財富、權力、知識抱團結對,大學開辦的各種MBA班擁集富商、官員就是一例。中國富商多成群結派,比如正和島、泰山會、江南會等企業傢俱樂部。在公共議題上,他們多統一發聲。是否因為從對方身上能看到自身的成功,上層社會所以一團和氣?
  而窮人社會恰恰相反,從對方身上看到自身的失敗挫折,對和自己一樣不幸的人不是憎惡就是仇恨,似乎要揮去那個不爭氣的自我,這種情結是否能解釋公交車上屢屢上演的窮人窩裡鬥?其中的極端,是2013年發生的廈門公交縱火案。凶手陳水總也是窮人,可為何把仇恨發泄到和自己一樣是窮人的公交乘客身上?焦慮,還是焦慮,除了對自身身份的焦慮,還有這個群體的集體無意識焦慮。
  有人說,公交車亂象要管管了。可是卻不知,公交車是某一人群的聚集地。這個人群的焦慮不祛除,公交再治理也沒用。只是對自身的身份焦慮可以理解,幹嗎把自己的焦慮報複到同樣不幸的同一人群身上?這是否就是魯迅所謂的國人劣根性?是否讓人想起那句“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”?
  文/程振偉
  
  (辣味時評,一掃就行!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!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!)  (原標題:公交風雲映射窮人焦慮)
創作者介紹

Samantha

kd31kdsns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